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ny的博客

写一写 我来过

 
 
 

日志

 
 
 
 

逝去的好时光  

2010-12-16 14:2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听了罗大佑的歌:母亲,家,我哗哗的流泪。好久都没听了,这些都是我熟悉的歌。

我想起我长大的家-北京昌平的农村,我的母亲。想起我小的时候,和妈妈一起下地干活。和妈妈一起挖地,除草,挖花生,挖白薯,掰棒子(玉米),都是多么美好的醉人的时光呀!

刨花生

当时,我最喜欢的是挖花生,我小时候叫pao(二声)花生。和爸爸妈妈一起,我们到自家的田里刨(姑且用这个字吧)花生,爸爸妈妈用镐把花生从土里刨出来,白花花胖乎乎的花生,粘着土,连着鲜绿也带点黄黑叶子的花生秧,一行行的整齐地躺在田地里,别提多漂亮多养眼多美了。我去的地方不太多,没见过太多太美的自然风光,在我头脑里,那绿油油的花生田,那一半是刨出来的白花花胖嘟嘟的沾点土的带秧的花生躺在田里,一半是还在茁壮的精神抖擞的长在田里的花生;那花生秧的漂亮的圆叶子,像最美的女人的最美的烫发的花,沐浴在秋日的温和的阳光下;爸妈在劳动着,汗水从额头流下,粘在眼睫毛上,停一小会儿,又掉进土里;他们不时地回头欣赏花生的丰收,也放眼着那还欣欣然在秋风中摇动叶子的生长着的花生;偶尔也聊上几句:这一大颗花生真大长得真好,这颗好多‘秋胖子’(指还未长熟的花生),要是再长几天就好了……还有我和姐姐的欢声笑语,我俩忙着把花生从秧上摘下来,我们经常看哪个花生好就揪下来拨开皮扔嘴里吃了,有时也剥开秋胖子查看究竟长没长花生仁,通常是太小的嫩极了的仁,也扔嘴里吃了,嫩嫩甜甜还带点涩,我们嘴角粘着点白色的生花生的汁水……真的,这就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风景,最打动我心的风景。现在想来,就为这样的场景而活着,人生也是值得的。如果没有生命,怎有这样美的体验!

这还没完,通常我们摘不完花生,天就黑了。我们就将刨出来的花生带秧都装到小推车上,用粗麻绳牢牢地捆在车上,连带摘好的花生,镐,簸箕等工具,一并带回家去。一路上,妈妈和村里人打招呼:

-回来了。

-嗯。

-今年花生长得不错呀。

-是,还行。也还有好多秋胖子呢。

-俺家的也是。

再然后,就到家了。花生带秧被从车上卸下来,堆在院子里,妈妈开始做晚饭。我们也在院子里忙活,去厕所啦,洗手啦,那一大堆的花生躺在院子里的地上,不时地飘来新出土的花生的清香,令人开心满足极了。在等饭熟的空当,我和姐姐也会借着院子里的灯光继续摘花生。有时哥哥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啊,刨花生了。”抓起已经摘下的花生捏开就吃。我和姐姐就喝斥他:“从秧上摘下来吃,别吃已经摘好的,真懒”。“呵呵呵,你看我就吃几个,至于么”。哈哈哈。

呵呵,这刨花生的情景经常闪现在我的心中,令我陶醉的回忆,令我心驰神往!

刨白薯

和妈妈一起去刨白薯也是快乐甜美的回忆。

我也特别喜欢白薯和白薯秧。白薯秧有纯绿色的和带紫色的,纯绿色秧结的是白瓤白薯,带紫色的秧结的是黄瓤白薯,我们小时候管现在叫的红薯都叫白薯。刨白薯和刨花生同样快乐。妈妈也是用镐刨,不过,刨白薯比刨花生更难一些,白薯长得大又深,刨不好就容易把好好的白薯刨两半了,甚至三瓣,白薯露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甜的瓤,冒着白汁,粘着点土,令人煞是惋惜。要是没刨坏,一整个肥胖圆嘟嘟的白薯,可爱极了。妈妈刨着,我则负责把白薯捡到笸箩里,还不能扔,一扔,容易把白薯的皮都摩擦破了,白薯又不漂亮了,以后也不容易保存。我真是好爱好欣赏那些大小不一的,圆的长的直的弯的白薯呀。我有时捡累了,就到不远的高粱地里撅高粱秆吃,有的高粱杆特别甜,像甘蔗似的。小时候觉得甘蔗是特别美味的东西,吃甘蔗是特别幸福的事,可是妈妈舍不得花钱给买,还好,嚼高粱秆就像吃甘蔗一样香甜美好,又不花钱,坐在田地里,滋滋地吸着甜汁,幸福极了。

妈妈通常是先刨两垄,弄回家先吃着,其他的留地里继续长大。两垄白薯就能装满两笸箩,也用手推车推回家去。一路上,妈妈见了谁就让人家拿几块,因为我们馋,我家刨得早,别家还没刨,人家就拿几块尝鲜了。尤其是妈妈看见邻居傻老大-一个比我当时大一点的女孩,智力有点低,没有上学,流着点口水,坐在自家的墙边,妈妈热情的:“老大吃白薯”,咣咣咣,从笸箩里捡出四五块大的,扔给老大。满满两笸箩白薯到家后,已经剩了不到一笸箩半了。妈妈就是那样慷慨有爱心的人。

除草

我小时候经常和妈妈去地里给秧苗除草。记得阳光灿烂的夏天,我和妈妈下午三点多钟就去除草了。我怕妈妈热,还带着扇子,妈妈热了我就给她扇扇。路上村里人打招呼:“这么早就去了,怎么还带着扇子呀?”我小时候干活也是很卖劲的,刚开始蹲着除草,之后累了就撅着发劲干一小阵,最后就跪在地上爬着干。经常有大蚂蚁窝被掀出来,大大小小的蚂蚁到处乱爬,匆忙逃窜,还有好多白色的蚂蚁蛋。有个别傻蚂蚁还爬到我腿上咬我,真是找死。如果更幸运的话,下地干活时偶尔会捡到鸟蛋,真的,妈妈就捡过一回,拿回家给我,兴奋坏了!我是在田里干干歇歇玩玩,妈妈可是一直干,直到天黑的完全看不见了才回家。跟我们一同去的家里的狗都烦了,跑到田边想回家,巴巴地看着我们,犹豫着。蚊子也开始咬人了,甚至钻到裤子里咬。呵呵,勤劳的妈妈。

……

哎,回忆写不完也说不完。如今,妈妈已经不在了,两年多前去世的。我多怀念她呀,怀念她给我的童年的生活。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只要身边有妈妈,生活就是醉人幸福安全的。什么都不怕,就是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