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ny的博客

写一写 我来过

 
 
 

日志

 
 
 
 

学校里的势力斗争  

2011-06-21 14: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1997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本科,之后到昌平一中教高中英语。2000年,我结了婚,婚后新家在石景山区。所以,周末夫妻地继续在昌平一中教了一年之后,我凭借一己之力,调动到了海淀区的育英中学,离家骑自行车不足半小时到达。于是开始了为时五年的育英中学生涯。

       我一进育英中学即教高三,我有点意外,本想教高一的,可能是我在昌平一中的最后一年教的高三,育英中学把我拿来就用吧。意外之余,也是欣然接受。因为,我们做老师的,年纪又轻,能教毕业班是被肯定,被认可,甚至是荣誉,所以,使劲教呗,啥也不怕。

       于是,我还给昌平教育局教了罚金(当时的规矩:为本区教育服役不满五年,就要交一些赔偿金),忘了是几千了,并且昌平一中为高三毕业班教师奖赏的为期几天的旅游也没我的份了。我学期末来到育英中学报到,听到的也是毕业班老师在谈论学校组织的暑期旅游,当然更是没我啥事。尽管这些种种,我还是满怀着激情,对新生活的憧憬,豪情万丈的投入了育英中学的怀抱。

       开学后,我工作刻苦努力,教学实力也不差,得到了应得的认可。日子长了,我隐约听到了一些关乎我所教的两个班的前任英语教师的原委:女,年纪比我大两岁吧,姓孙。她的两个班被我接管之后,她到了高一,任两个班的英语教师,并且当其中一班的班主任。这里面有一些复杂的剧情。在我来到育中的前一年,也就是这个年级高二的那一年,孙任年级组长,并且带两个班的英语课。那一年级的教师之间有一些复杂的较量。当然我不是很了解,总之结果是:学年末时,孙败下阵来,由历史老师孟接替了年级组长的职位,并且孙没有跟上高三来,而是到了新高一,她带的高三两个班的英语就由我这个新调入的啥也不知道的纯真质朴的原郊区教师来接管。所以,这其中的矛盾您可能已经嗅到了。

       孙极不甘心势力斗争中的失败。她也和她所教的其中一班的学生感情很好,偶尔来我们年级看望她原来的学生。她也十分记恨我们英语组的组长周,我从周的言行中能感到周和孙之间剑拔弩张的态势。周和孙都是极其争强好胜之人。我们的英语组一共三个老师,负责整个高三年级六个班的英语,每人教两个班,除了周和我外,还有另一个蒋。所以,在我来之前她们高二的时候,是周,蒋和孙。高三时,则变成了周,蒋和我。蒋也是个工于心计的女教师,大我几岁,小周几岁。当时,周最年长,课也讲的最棒。蒋和我讲课实力差不多,似乎我的专业度更强一些,蒋和周都还带班主任,我只教课。

       因此,我们高三英语课的战略都由周来定,周在这方面也做得蛮好,她有大量的习题资料等与我们共享。周带的两个班分别是重点班和文科班,英语成绩总是比蒋和我的四个班好出一截,我和蒋的四个班英语成绩相似。

       周挺喜欢我的,她说我性格好,和我一起总是开心。蒋有时背地里对我说周的小话:周有些保守,不是把她所有有价值的复习资料都分享给我们之类的话题。但是表面上,蒋对周阿谀奉承,并且把我当成同盟军,我也随声附和。

       在高三的第二学期,周对我说过,学校想留一个当时的高三英语老师在新的高三。周不愿意还在高三,太累。学校有意留我在高三,因为我教的还不错,又年轻,能卖力气。可是,在高三第二次模拟考试之后,就传来消息:蒋和我都要被放到初中去。这可如同晴空霹雳,这相当于贬黜。我和蒋不明白咋回事。我们开始猜疑:可能是我俩把二模写作成绩压得太低了,导致总成绩在区里排名比较往年靠后。其实到现在,我也搞不清究竟怎么回事。

       记得我听到自己要被发落到初中之后,我就开始筹划调动到别的学校。我非常抵制学校的这个决定。我也非常抵制教初中。我大学一毕业就教高中,从没教过初中。而且,我恐惧教初中。初中孩子正值青春期,非常不听话,不懂事,难管理。我的特长是英语专业度高,不愿意管理学生行为方面。而且,在我当时看来,教初中的老师都很橫(厉害),学生才肯听话,我性格又比较温柔。第三,我们似乎又背着屈辱不认可去的初中。基于这种种,我决定找新的学校调动过去,离开育英中学。

       说找就找,非常快的,我就找到了石景山区的京源学校,京源学校很快决定要我,甚至没有试讲。我的态度和行为也传到了育英中学领导的耳朵里。当时的管人事的安主任对我不冷不热的说“听说你要调走。你刚来我们学校一年,就是我们同意你走,海淀教育局也不见得同意,不会给你办手续……”这之后,育英中学当时的校长张也在一个下午找我谈话。说真话,我当时已经教了五年书,还从来没有和学校的大校长面对面地正八经的谈过话,所以紧张,并且有些受惊了。

       张,男,当时45岁左右,可谓老奸巨猾,这个词形容他真是再恰当不过。张先肯定我的工作,来了就教高三,教的也不错,他有耳闻。学校觉得我年轻,又没教过初中,所以应该到初中锻炼一下,这样,中学六年都能教,我自身的价值更大。并且,育英中学高中的英语老师都是刚开始教初中教上来高中的。第三,学校初中英语的实力较弱,我去也是帮扶一下。第四,“现在帮学校一个忙,学校会记得你的好,以后有什么好机会,学校会想着你的。例如,学校在和澳大利亚合作,将来会派老师出国到澳大利亚去……”甜言蜜语一番。第五,在我当时看来是最重要的,我只是到初三去帮一年忙,初三一教完,就回到高中来。“这话你不要和其他老师说”--张当时的原话,免得引起什么不满说辞之类。

       就是张的那样一番鬼话,改变了我去京源中学的决定,并且感觉似乎受了张的宠似的。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我当时已经结婚两年,想要怀孕生宝宝了。然而,如果我去石景山的京源中学,海淀又不给我办手续,那么我怀孕之后休产假啥的会有些麻烦。而且我一到京源就怀孕也不好。所以,最后的决定:留在育英中学。(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